5年了,我已是一名中学教师

 

发布时间: 2010年06月25日           点击次数:11614

    2010年6月20日接到一个男子陌生的电话,开口就问,您是刘医生吗?我说,是,你是哪位呢?男子激动地说,我是黄XX,去年去你们医院复查,当知道我的肿瘤全消掉的时候,坐在医生办公室哭得一塌糊涂的那个男生,还记得吗?我的记忆思潮一下涌起来了。去年10月份左右,有一天下午刚上班,有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跟他的父母拿着一大摞片子在医生办公室的门口着急地着等着谁?我见到了,就问他们找谁呢?小伙子说,我们来复查的,片子照好了,想找蔡主任看看结果。说话的语气很紧张及激动。当我们主任对小伙子说,小黄,你的肿瘤全消了,以后再也不用带瘤生活了,不过还得注意休息,要按时回来复查,小伙子一听,甭一声哭了起来,其父母也泪水转眶眶。我当时吓了一跳,不是很好吗?反而哭了?原来是太激动了。
    事情还得回到4年前,小黄是一个大一的学生,19岁,家住信宜,是家里唯一个男孩。从小到大,品学兼优、听话的孩子,不但是老师的得意门生,更是父母的心头肉。06年1月份,新年的喜庆还没有褪去,有一天小黄突然头痛头晕,但吃点止痛药有很快缓过来了,阵发性头痛头晕持续了一段时间,当时并没有引起小黄及父母的注意,又过了段时间,小黄视野出现模糊、重影并逐渐加重。这是小黄及其父母感觉不对劲了。刚开始的时候人他们是在当地县人民医院做检查,影像学示:松果体区占位性病变,梗阻性脑积水。为了进一步查清病因,同年2月份中旬,小黄及其父母来到我们医院了。第二天上午,磁共振结果出来了,
    蔡林波主任知道结果后,脸色瞬间凝重起来,其父母从蔡林波主任的神情意识到儿子的病情比语气中更为严重,小黄也感觉自己的生命是不是要走到尽头了。最终蔡林波主任说“结合小黄的目前状况及磁共振的结果,初步诊断”松果体区生殖细胞瘤”,等等......
    小黄及其父母听后,顿时觉得上天给他们开了残酷的玩笑,小黄觉得自己的生命是不是到了尽头。通过蔡主任及其他医生的劝说,小黄及父母同意先做诱导性化疗,看肿瘤对化疗是否敏感,当一周诱导化疗完成后,小黄头痛头晕的症状大有减轻,这对小黄对后期的治疗慢慢的有了信心,加上父母无微不至的关怀,老师,同学的祝福,小黄就在众人的祝福中,先后完成了放疗、6周的化疗,还有X刀的治疗,肿瘤就在小黄的毅力及乐观的坚持中慢慢的缩小了。出院的时候肿瘤基本消失了。
就这样,小黄按照医生的医嘱,按时吃药,定时定点吃饭睡觉,按时回院复查,期间,小黄并没有放弃学业,通过自己的努力,不但大学毕业了,还自修了教育课程,现在是当地一所中学里的一名光荣教师,还有一位很不错的女朋友。
    去年10月份回来复查,才有开始的一幕。现在5年了,所以小黄的后话说就是想跟很多病友说,病了,是不幸的,但只要你不放弃,听从医生的治疗,病魔也会为你让路,上帝或许关了你这一扇门,同时也会为你开启另外一扇门的。所以希望天下患者勇敢跟病魔做病魔。还有感谢三九脑科医院所有的医护人员。

06年放疗前


09年10复查

广东三九脑科医院 地址:广州市沙太南路578号 邮政编码:510510 电话:86(020) 6232 3939
咨询:020-87734296(手机:13922111505) 邮箱:999brain120@163.com 传真:86(020) 8763 3769
Copyright 2006-2018 www.999brain.com 广东三九脑科医院版权所 粤ICP备11100995号 服务性质:非营利性网站 粤卫网审(2013)10号